• <mark id="ulnc7"><small id="ulnc7"></small></mark><kbd id="ulnc7"></kbd>

    <noscript id="ulnc7"></noscript><tr id="ulnc7"></tr>

    <mark id="ulnc7"><track id="ulnc7"></track></mark>
    <tr id="ulnc7"><track id="ulnc7"><delect id="ulnc7"></delect></track></tr>
    <ruby id="ulnc7"></ruby>
    
    

    1. 四美沅陵|辰州吟

          2023-08-25 11:51:34

      楊國勝

      沅陵,又名辰州,一個非常神奇的地方。這里歷史悠久,文化燦爛;這里民俗奇異,迷信巫儺。州同洲,意為水邊陸地。因為一條江貫穿沅陵,境內溪流密布,溝壑縱橫,舊王朝將地方取名辰州合適不過。

      行吟辰州,追尋歷史。我們須從春秋戰國時代的楚國說起,以及楚國出現的那一個偉大人物——屈原,說說這個人與古辰州有怎樣的聯系?又如何影響后來這片土地。

      1、

      辰州的前身是黔中郡。公元前523年,楚平王對五溪荊蠻地區進行征伐,開拓西南疆域,將沅陵納入楚國版圖,在沅水北岸太常窯頭設置黔中郡。

      1986年底,在修建五強溪水庫前,省組織文物調查隊對庫區文物調查時,初步認定太常窯頭地下有文物。90年代初和2000年初省文物所兩次來沅考古,通過發掘古城和古墓,在窯頭村驚現占地十一萬平方米的大型古城遺址,相繼出土了大量的磚瓦、陶缽、罐壺及銅戈、銅劍、銅箭鏃等古代兵器。窯頭古城遺址被考古專家確認為“黔中郡遺址”,現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
      黔中郡遺址(來源網絡)

      公元前296年,屈原來到沅水流域的五溪大地。這位楚國大臣不是來巡視工作,而是遭貶逐流放。

      屈原,名平,字靈均,湖北秭歸人,戰國時代楚國偉大的詩人、政治家。曾任左徒、三閭大夫等官職,負責內政外交事務,主張變法,聚賢明法,聯齊抗秦,深受楚懷王信任。后因改革觸及貴族利益,同時被秦人離間遭小人陷害,被楚懷王疏遠,曾兩度流放。

      詩人第一次流放漢北,今河南南陽一帶,大約三年時間,后被召回。第二次放逐江南,經歷漫長歲月,達十六年之久。

       

      白沙涉江樓(王錫中水彩畫)

      詩人長期生活在楚域邊地,行走在沅陵、瀘溪、辰溪、溆浦這一帶沅水流域,留下諸多足跡和故事,至今許多地名與詩人有關,如涉江亭、屈子谷、靈均泉等。他看到這一地區山川秀麗,風物宜人,民俗奇異,信鬼酬神,并通過對風俗民情、巫儺祭歌、民間傳說等收集整理,去糟粕,避粗痞,加工創新,創作出《九歌》等楚辭華章。借由描寫山川風物、神話傳說,抒發自己的愛國思想和為民情懷。

      詩人屈原(來源網絡)

      可以看出,詩人被貶流放,在沅水流域生活期間,創作出大量的詩歌,并帶有濃厚的楚巫地方色彩,最終被后人歸集為偉大的浪漫主義詩歌總集——《楚辭》。這應該得益于詩人高尚的品德,不屈的精神,得益于黔中郡官吏們和這一方百姓對于詩人的尊愛,更得益于五溪大地絕美的自然風光和神秘的民俗風情。

      然而奸臣當道,國王昏庸,楚國每況愈下,形勢嚴峻。公元前280年,秦將司馬錯帶領十萬大軍,從蜀地而來,到楚城黔中郡對岸,就是現在沅水南岸洲頭,駐扎軍隊,修建戰壕(城),同時召集民夫制作渡河木船,三個月后秦軍攻陷黔中郡??こ潜徽?,這一地區歸屬秦國,屈原聞訊悲憤交加,只好含淚離開黔中郡屬地溆浦,順江而下,且行且吟,叩身問天,作《懷沙》《天問》等千古絕唱。

      兩年后的五月初五,聞說楚國郢都(今荊州)淪陷,詩人在汨羅投江殉國。

      詩人離去的這一天,成就一個偉大日子?,F在成為國家四大法定節假日之一——端午節。這個節日里,辰河爬龍船追思祭祖成為全民活動,沅陵也因此成為我國傳統龍舟之鄉。

      詩人創作的新詩體,成就一部偉大詩集。被后人整理取名《楚辭》,開啟中國浪漫主義詩歌新篇章,對后世詩歌產生積極而又深遠影響。

      2、

      秦統一中國后,依然實行郡治,黔中郡為大秦國三十六郡之一。漢朝滅秦后實行縣治,設沅陵縣。隋開皇九年(公元589年),文帝吸取東漢時期五溪蠻民抗賦舉義,折損劉尚和馬援兩員大將的經驗教訓,加強對五溪地區的管控,提高了沅陵縣行政級別,設辰州以處蠻,州縣同城,遷治于沅酉交匯處,自此直到民國時期沅陵一直為辰州治地。

      長河浩蕩,一瞬千年。到唐元和元年(805年),身為貶臣唐朝劉禹錫從德山逆水而上,追尋楚國逐臣屈原的足跡來到辰州,創作出精彩詩章。

      劉禹錫是中唐時期著名的文學家、哲學家和政治家,曾經做過監察御史。詩人因為參加政治革新運動,減輕賦稅,廣辟財源,因此觸犯宦官和藩鎮割據勢力利益,改革失敗后遭貶謫,到朗州(今常德)任司馬,這是一個有品無職的閑官,一貶十年。在常德期間,詩人并沒有自甘沉淪,他積極樂觀,創作大量膾炙人口的詩歌。

      詩人劉禹錫(來源網絡)

      司馬官人在常德期間,多次西上辰州。有時走水路,乘船逆沅水而上。有時走驛道,坐著馬車陸路行走。驛道和現在的319國道常德至沅陵段大致相同,經茶庵鋪、太平鋪、界亭驛、馬底驛等地。至今在沅陵城南五里亭進城往老鴉溪洲頭方向有一條路叫司馬路,就是當地居民為紀念詩人劉禹錫而取名。

      詩人在辰州,追昔嘆今,訪古抒懷,寫下多首詠史詩。

      詩人行船走水路時,在清浪灘,下船祭拜馬援將軍,寫下《經伏波神祠》。詩除了贊嘆將軍功績被后人紀念外,還對馬援從弟馬少游進行稱贊,不為功名所累,淡泊明志。

      在二酉,詩人觀二酉藏書洞,留下一首《詠伏生》的五言詩。對秦博士伏生將百家書藏于二酉洞而謳歌,其精神舒荊楚、照辰州。

      在辰河,詩人來時正值五月端陽?;蛟S他是專門選擇這個時候來辰州看爬龍船,欣賞辰河里盛大的民間龍船競渡,也留下一首《競渡曲》。

      有一天,詩人來到沅江南岸洲頭,站在千年前秦將司馬錯駐軍筑城的地方,看到腳下壕臺荒蕪,城墻頹廢,聯想自己境遇,心生悲涼,此景此情,追思將軍,寫下《登司馬錯古城——秦昭王命錯征五溪蠻。城在武陵沅江南》。

      誰對誰錯,歷史自有評判標準。假如用屈原的眼光看,司馬錯攻其城,滅其國,不可原諒。但在后人看來,秦始皇統一中國,居功至偉,秦將司馬錯為國家統一立下汗馬功勞,值得后世緬懷。

      司馬官人在辰州尋古跡,采民風,除對歷史上馬援、伏生、司馬錯等人物贊嘆之外,還學習屈原,將湘西巫儺祭歌改造創作成《九歌》的成就,從辰州山歌民謠中汲取精華,創作出人文詩和民歌相結合的一種新詩歌體裁——《竹枝詞》,對后世詩詞產生積極影響。

      詩人在創作《竹枝詞》的序言中這樣寫道:

      “昔屈原居沅、湘間,其民迎神,詞多鄙俚,乃寫為《九歌》,到于今,荊、楚歌舞之。故余亦作《竹枝》九篇,俾善歌者揚之?!?/p>

      沅陵是詩的故鄉,歌的海洋。這里山山有歌,村村有歌。有山歌、號子、高腔、儺歌。沅陵山歌列為湖南省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。

      詩人有一首非常有名的《竹枝詞》:“楊柳青青江水平,聞郎江上唱歌聲。東邊日出西邊雨,道是無晴卻有晴?!?/p>

      辰州地方有陣雨(俗稱恒雨)習慣,下雨隔溪,下雨隔田,一邊下雨,另一邊太陽,人們司空見慣。這首詞簡直就是在沅江上夏日某刻景象的翻版,和五溪湖一帶的情形如出一轍,詩詞意境這般融合,這般神奇。

      3、

      歲月如風,世事如夢。公元1917年,常德司馬劉禹錫離開辰州又一千年,有一個少年從鳳凰出發,走山路,行酉水,闖蕩辰州。從此,他與這地方結緣,稱這里為第二故鄉。他從少年時代起到最后一次離開,六到辰州,時間跨度約二十年。他還在江北的天寧山買下一塊地,請人設計,修建自己的房子,他把房子取名“蕓廬”,如果不是因為世道動蕩,他一定會定居辰州,成為一個真正的辰州人。        

      沈從文故居蕓廬(自攝)

      這個人就是沈從文,我國近代著名文學家。沈從文是湘西鳳凰人,一個小學肄業生,一個無畏少年,他十五歲來到辰州、辰河,接受大自然的教育,明白世事,逐漸成長,成為一代鄉土文學大師而聞名于世。

      先生的小說代表作《邊城》《長河》,散文代表作《湘行散記》《湘西》,他的作品幾乎都與湘西有關,與沅陵有關,先生的作品具有濃郁的湘西地方色彩,凸顯了沅水流域特有的神韻,充滿了對鄉村的隱憂和人性的思考。

       

      少年沈從文(來源網絡)

      先生的文字如同地方景物,優美、浪漫而富有詩意,我們從先生寫辰州、辰河那些文字就知道:

      到十五歲以后,我的生活同一條辰河無從離開。我在那條河流邊住下的日子約五年。這一大堆日子中我差不多無日不與河水發生關系。至少我還有十分之一的時間,是在那條河水正流與支流各樣船只上消磨的。從湯湯流水上,我明白了多少人事,學會了多少知識,見過了多少世界!

      我歡喜辰州那個河灘,不管水落水漲,每天總有個時節在那河灘上散步。那地方上水船下水船雖那么多,由一個內行眼中看來,就不會有兩只相同的船。

      這地方是我第二個故鄉。我第一次離鄉背井,隨了那一群肩扛刀槍向外發展的武士為生存而戰斗,就停頓到這個碼頭上。這地方每一條街每一處衙署,每一間商店,每一個城洞里做小生意的小擔子,還如何在我睡夢里占據一個位置!

      歷史是驚人的巧合。因為幾千年幾個毫不相干的人將辰州貫通,汲取地方風華物寶,融入情感,糅進文字,成為經典,載進著中國文學史。

      先生在《箱子巖》散文中這樣寫道:“多古怪的一切,兩千年前那個楚國逐臣屈原,若本身不被放逐,瘋瘋癲癲來到這種充滿了奇異光彩的地方,目擊身經這些驚心動魄的景物,兩千年來的讀書人,或許舊沒有福分讀《九歌》那類文章,中國文學史也就不會如現在的樣子了?!?/p>

      假如,唐朝詩人劉禹錫沒有被貶,不做朗州(常德)司馬,不曾來過辰州,或許沒有新詩體《竹枝詞》。

      假如,沈從文先生少年不闖蕩辰州,不到沅水流域幾個碼頭生活,我們能否看到詩般《邊城》,畫樣翠翠?

      歷史沒有假如。正因為有神秘的辰州,古老的辰河,有屈原、劉禹錫、沈從文等偉大人物的到來,才成就《楚辭》、《竹枝詞》、《邊城》等不朽篇章。(圖片來源網絡,如侵聯刪)




      責編:陳詩雅

      一審:陳詩雅

      二審:郭宏波

      三審:楊桂清

      我要問

      在线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惠美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