獨家|2024年高考試卷(新課標I卷)作文題深度解析

  科教新報   2024-06-07 15:09:35

執筆人:高菲陽(yáng),長(cháng)沙子葉教育集團教師,畢業(yè)于清華大學(xué)。

【題目】

隨著(zhù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普及、人工智能的應用,越來(lái)越多的問(wèn)題能很快得到答案。那么,我們的問(wèn)題是否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少?

以上材料引發(fā)了你怎樣的聯(lián)想和思考?請寫(xiě)一篇文章。

要求:選準角度,確定立意,明確文體,自擬標題;不要套作,不得抄襲;不得泄露個(gè)人信息;不少于800字。

【題目解析】

1.  審題立意方面

總體來(lái)說(shuō),新課標I卷 沿用了之前的審題難度——不會(huì )跑題,人人都能講兩句。本年度的題目也簡(jiǎn)單明了,話(huà)題直接指向近兩年最熱門(mén)的【人工智能】 ,而看似帶來(lái)了一定開(kāi)放性的問(wèn)句,實(shí)則也只指向了否定的答案。

所以,本題的立意較為清晰:“雖然人工智能與互聯(lián)網(wǎng)使我們能夠獲得更多的答案,但是我們的問(wèn)題并不會(huì )減少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新課標I卷 難得一見(jiàn)地考到了熱門(mén)話(huà)題 ,該話(huà)題不僅在近年被廣泛討論,而且在去年的全國甲卷當中也考察過(guò)。所以,這個(gè)題目雖然在審題上沒(méi)有難度,但是也值得引起我們的重視和注意。

2.  觀(guān)點(diǎn)解析方面

因為【人工智能】【科技發(fā)展】是近年來(lái)的熱門(mén)話(huà)題,所以該話(huà)題的核心論點(diǎn)也早就在各種材料、時(shí)事和評論中反復出現,大概可以概括為三種。

2.1 人工智能是更加好的工具,但是不能代替人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

2 .2 人工智能不具備人的情感

2 .3 科技的發(fā)展(包括人工智能)可能缺乏人文的關(guān)懷,不一定能帶來(lái)人的幸福。

而這些觀(guān)點(diǎn)在本題當中也依然適用,一則人類(lèi)會(huì )不斷創(chuàng )造新的問(wèn)題,所以問(wèn)題并不會(huì )減少;二則科技能提供的答案往往缺乏人文關(guān)懷,可能反而會(huì )導致更多更大的問(wèn)題。如果對話(huà)題準備充分,觀(guān)點(diǎn)問(wèn)題也就迎刃而解。

當然,這個(gè)題目也給沒(méi)有話(huà)題儲備的同學(xué)留下了思考的空間,本題的邏輯中至少有兩個(gè)問(wèn)題:人類(lèi)的問(wèn)題并不是定量的,有的問(wèn)題被回答了不代表著(zhù)不會(huì )有新的問(wèn)題產(chǎn)生;人工智能能回答的問(wèn)題和答案仍然是非常有限的、較為死板的,可能還會(huì )導致更多的問(wèn)題。而如果考生在考場(chǎng)上能夠充分審題,本題的觀(guān)點(diǎn)搭建也就隨之完成了。

【文章范例】

于科技處求答案 在發(fā)問(wèn)中知自由

書(shū)籍與圖書(shū)館曾是人類(lèi)的“答案寶庫”,塑造了“秀才不出門(mén),可知天下事”的知識高地。如今ChatGPT橫空出世,人類(lèi)擁有了無(wú)盡的圖書(shū)館,也似乎獲得了永恒的答案書(shū)。可是,人類(lèi)的問(wèn)題與答案并非存量游戲,科技終究只能提供給我們已知的答案,而我們人類(lèi)還要在 新的問(wèn)題 當中迎接未來(lái),創(chuàng )造屬于我們自己的幸福和自由。

人工智能只能給我們已知的、固定的答案,而我們卻需要面向未來(lái),不斷創(chuàng )造,不斷發(fā)問(wèn)。 曾經(jīng),我們以為經(jīng)典力學(xué)就是答案,可是還有科學(xué)家提出了量子力學(xué)和相對論的新問(wèn)題,所以我們的物理學(xué)至今還在充滿(mǎn)疑問(wèn)和探索的路上。曾經(jīng),我們也以為線(xiàn)條就是對于繪畫(huà)最好的標志和回響,可是還有藝術(shù)家決定對人類(lèi)的瞬時(shí)感受負責,于是繪畫(huà)界走向了印象派與現代主義的無(wú)限創(chuàng )造之中。從來(lái)如此不一定就是對的,有了答案也不一定能解決問(wèn)題。問(wèn)題決不會(huì )減少,因為A I 能夠告訴我們何年何月何人做了什么創(chuàng )舉,而這卻遠遠不夠,人類(lèi)的創(chuàng )造性和求知欲決定了,我們永遠會(huì )提出新的問(wèn)題,在見(jiàn)到答案之后轉身向星辰大海走去。

而科技給出的答案也往往 太過(guò)直接 , 無(wú)法回應 關(guān)于 幸福與自由 的本質(zhì)問(wèn)題, 反而使我們滋生出更深重的問(wèn)題和思考。 第二次工業(yè)革命曾經(jīng)給人類(lèi)的生產(chǎn)力困境帶來(lái)了答案,但也因為利益分配不均導致了前所未有的世界大戰。核,本是答案,卻也變成致命的導彈。對生產(chǎn)力迷思的回答卻也帶來(lái)了人本主義的新問(wèn)題。同樣的,人工智能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能回應我們對于天下事的好奇心,卻無(wú)法教給我們如何在這個(gè)快速的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時(shí)代,不被太快的速度裹挾,又如何不失去關(guān)懷附近的同理心與勇氣。可見(jiàn),科技的發(fā)展當然回答了一些過(guò)去的問(wèn)題,但這些答案常常脫離了對人的關(guān)懷,反而使我們不得不有更深的困惑,更多的追問(wèn)。如此看來(lái),問(wèn)題難以減少,反而有可能變成“代代無(wú)窮已”的困境。

人與AI之間,到底該如何自處,是當代青年無(wú)可逃避的問(wèn)題。學(xué)海無(wú)涯,人工智能與互聯(lián)網(wǎng)當然是好的工具,它使我們不必皓首窮經(jīng),也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;但書(shū)山有路,我們既不能放棄提問(wèn)的自由,也絕不能將找尋答案的希望假手于A(yíng)I。魯迅先生曾講“民族之脊梁”,而新時(shí)代的脊梁,也需要擔得住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世界的浩瀚,完成對人民幸福的追尋。

讓我們擁抱科技,從科技發(fā)展當中求一份已知的答案;但也讓我們始終銘記,不斷發(fā)問(wèn),不斷創(chuàng )造,不斷將科技發(fā)展的答案寓于人的幸福之中,真正獲得為人的自由。

責編:彭靜

一審:彭靜

二審:黃維

三審:王明輝

來(lái)源:科教新報

我要問(wè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