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論周刊·新域頭條丨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湖湘文化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、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

  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戶(hù)端   2024-06-13 07:01:18

編者按

為深入學(xué)習貫徹習近平文化思想,充分發(fā)揮湖湘大地“悠久的歷史文化、厚重的革命文化、活躍的現代文化”的資源和基礎優(yōu)勢,進(jìn)一步增強湖湘文化軟實(shí)力,凝聚起譜寫(xiě)中國式現代化湖南篇章的強大精神力量,即日起,湖南日報與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(省政府發(fā)展研究中心)共同開(kāi)辦“學(xué)習貫徹習近平文化思想”專(zhuān)欄,為期一年。歡迎各位讀者投稿,投稿郵箱為hnrbllxy@163.com。

鄭大華

核心提示  

傳承和發(fā)展湖湘文化,需要我們在新時(shí)代不斷發(fā)掘其內涵,深入研究其價(jià)值,不斷傳承和創(chuàng )新,使其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(jìn)程中發(fā)揮更大作用。

湖湘文化是中華文化中深具地域特色的重要一脈,蘊含著(zhù)“心憂(yōu)天下、實(shí)事求是、通變求新、兼容并蓄、敢為人先、經(jīng)世致用、不怕?tīng)奚钡染駜群?,激勵?zhù)一代又一代湖南人為實(shí)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(mèng)而上下求索,是十分寶貴的精神財富,值得認真研究、傳承和發(fā)展。

湖湘文化的源頭和發(fā)展

關(guān)于湖湘文化的起源,學(xué)術(shù)界存在著(zhù)不同看法,主要有一元論和多元論之爭。其實(shí),沒(méi)有任何一種文化是一元的,很難說(shuō)湖湘文化的源頭是哪一種文化。在各種文化源頭中,有四種值得重視。一是上古產(chǎn)生于湖南地區的本土文化,主要體現在古籍記載的傳說(shuō)(如炎帝的傳說(shuō)、舜帝的傳說(shuō)等)和原始民族(如三苗人、南蠻人)之中。二是西周至春秋戰國時(shí)期的巴楚文化,尤其是楚文化對湖湘文化影響較大。三是中原文化。公元前221年,秦王朝統一中國后,湖南被納入中央王朝統一治理,從此深受中原文化影響。四是周邊的少數民族文化。著(zhù)名歷史學(xué)家譚其驤、林增平就非??粗厣贁得褡逦幕瘜嫖幕挠绊?,認為湖南人“吃得苦、霸得蠻”的強悍性格與此有關(guān)。

湖湘文化的發(fā)展大致可分為四個(gè)時(shí)期:第一時(shí)期是遠古時(shí)代到春秋戰國,這是湖湘文化的孕育和初步形成時(shí)期,其代表就是楚文化。第二個(gè)時(shí)期是秦統一到1840年鴉片戰爭之前,這是湖湘文化形成和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階段。秦統一六國后,湖南被納入中央王朝管轄,促進(jìn)了湖湘文化的形成和發(fā)展。從魏晉南北朝開(kāi)始、于宋代完成的中國經(jīng)濟文化中心南移,對于湖湘文化的形成和發(fā)展影響很大。也正是在宋代,湖湘文化有了很大發(fā)展,這就是作為宋明理學(xué)內部一個(gè)理學(xué)流派的“湖湘學(xué)派”的形成。第三個(gè)時(shí)期是1840年到1949年,這是湖湘文化最為輝煌的時(shí)期。近代以前,湖湘文化的影響主要局限于學(xué)術(shù)和思想層面,對湖南社會(huì )、政治、經(jīng)濟和民眾生活的影響力極其有限,更不用說(shuō)對整個(gè)中國的影響。進(jìn)入近代后,湖湘文化大放光彩,不僅深刻影響著(zhù)湖南社會(huì )的各個(gè)方面,而且對中國近代歷史進(jìn)程起了重要的推動(dòng)作用,甚至可以說(shuō)引領(lǐng)了近代中國的發(fā)展方向。第四個(gè)時(shí)期是新中國成立到現在,尤其是改革開(kāi)放和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進(jìn)入新時(shí)代后,這是湖湘文化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、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的時(shí)期。

近代湖湘文化的作用和地位

一是“開(kāi)風(fēng)氣之先”?!锻砬逅枷胧贰分刑岢鲆粋€(gè)重要觀(guān)點(diǎn):一部晚清思想史,可以概括為“要不要學(xué)習西方”和“如何學(xué)習西方”的問(wèn)題,而最早一批提出向西方學(xué)習的人便有湖南人魏源。他于1840年鴉片戰爭后不久,即在《海國圖志》一書(shū)中提出了“師夷長(cháng)技以制夷”的主張,并對為什么要“師夷”以及如何“師夷”、“師夷”的目的是什么等問(wèn)題進(jìn)行了理論闡述,從而開(kāi)啟了向西方學(xué)習的新潮流。第二次鴉片戰爭后,面對國窮民貧、落后挨打的局面,曾國藩和左宗棠、李鴻章等人發(fā)起了以“自強”“求富”為目的的現代化運動(dòng)——洋務(wù)運動(dòng),第一個(gè)近代軍工廠(chǎng)便是1861年曾國藩創(chuàng )辦的安慶內軍械所,它的創(chuàng )辦標志著(zhù)中國近代工業(yè)的起步。此外,還可以列舉出湖南在中國近代史上的很多“第一”,如中國第一位駐外使節郭嵩燾;最早對儒家三綱五常和君主專(zhuān)制主義進(jìn)行系統批判,第一個(gè)為政治變法而自愿流血犧牲的譚嗣同;創(chuàng )作了中國第一首國歌《普天樂(lè )》,第一次公開(kāi)提出中華民族已經(jīng)醒來(lái),中國必將實(shí)現國家富強、民族復興的曾紀澤;秋收起義失敗后,率領(lǐng)部隊上井岡山,開(kāi)辟了“農村包圍城市,武裝奪取政權”革命新道路的毛澤東……

二是“擔中流砥柱”。中國政治現代化的嘗試是戊戌變法。戊戌變法的全國領(lǐng)導人雖然是廣東人康有為和梁?jiǎn)⒊?,但搞得最有聲有色的省份則是湖南,梁?jiǎn)⒊Q(chēng)之為“最富有朝氣”。戊戌變法失敗后,繼之而起的是辛亥革命。如果說(shuō)1894年11月孫中山在檀香山成立的“興中會(huì )”是第一個(gè)反清革命團體,那么1904年初由湖南人黃興等人在湖南省會(huì )長(cháng)沙發(fā)起成立的華興會(huì )則是國內成立的第一個(gè)革命團體。武昌起義后,全國首先響應的省份是湖南,最早派兵支援武漢革命的也是湖南。當袁世凱調集大軍向武昌進(jìn)攻、革命岌岌可危之時(shí),是湖南人黃興從上海趕到武昌前線(xiàn),出任革命軍總司令,率領(lǐng)增援武昌的一旅湖南兵抵抗清軍,使革命轉危為安。辛亥革命失敗后,袁世凱企圖復辟帝制,湖南人蔡鍔打響了護國戰爭的第一槍?zhuān)乖绖P的皇帝夢(mèng)最終破滅。至于毛澤東在極端危急的關(guān)頭挺身而出,挽救了黨,挽救了紅軍,挽救了中國革命,這更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。上述這些例子說(shuō)明,每到歷史緊要關(guān)頭,湖湘文化及其載體湖南人就會(huì )發(fā)揮出“中流砥柱”作用,推動(dòng)中國近代社會(huì )向前發(fā)展。

推動(dòng)湖湘文化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和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

要在中華文化的大視野中來(lái)研究湖湘文化,把湖湘文化作為近代中華文化的重要形態(tài)、主流文化的重要形態(tài)來(lái)研究。再不能像以前那樣,只是把近代湖湘文化作為一種區域文化來(lái)研究,僅僅停留在研究“湖湘學(xué)派”“湘軍”和湖南人物(如王夫之、曾國藩、左宗棠)上,而應研究湖湘文化與中華文明、中華文化的起源、形成和發(fā)展,研究近代以來(lái)湖南人對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探索,研究以毛澤東、蔡和森為代表的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如何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優(yōu)秀湖湘文化相結合等有關(guān)中華文明、中華文化、中國道路的全局性、長(cháng)期性、戰略性問(wèn)題。

傳承好湖湘文化的精神。近代湖湘文化精神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(gè)方面:一是“敢為天下先”的創(chuàng )新精神。錢(qián)基博在《近百年湖南學(xué)風(fēng)》中稱(chēng)贊湖南人為“抑亦風(fēng)氣自創(chuàng ),能別中原人物以獨立”。革命志士楊毓麟在《新湖南》中將這種“敢為天下先”的開(kāi)創(chuàng )精神,稱(chēng)之為湖南人的“獨立根性”。如前所述,近代湖南人在中國近代史上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許多“第一”。二是“以天下為己任”的擔當精神。面對中國落后挨打、民族危機日深的局面,近代湖南人有一種救國救民、舍我其誰(shuí)的擔當精神。19世紀末的湖南維新志士唐才常認為:“救中國從湖南始?!睏钬棍胪瑯诱J為:“欲新中國,必新湖南?!睏疃仍凇逗仙倌旮琛防锔浅錆M(mǎn)激情地寫(xiě)道:“若道中華國果亡,除非湖南人盡死?!焙先说膿斁裆钌畹馗腥玖肆?jiǎn)⒊?,他指出:“其可以強天下而保中國者,莫湘人若也!”三是“扎硬寨,打死戰”的奮斗精神。1920年1月,陳獨秀在《新青年》上發(fā)表《歡迎湖南人底精神》一文,稱(chēng)湖南人“扎硬寨,打死戰”精神為“奮斗造橋的精神”。實(shí)際上,這也就是毛澤東在《七律·回韶山》中號召我們樹(shù)立的“敢教日月?lián)Q新天”的拼搏精神。2016年3月8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(huì )議湖南代表團審議時(shí)指出:“要發(fā)揚湖南人‘吃得苦、霸得蠻、扎硬寨、打硬仗’的優(yōu)良傳統,堅決打贏(yíng)脫貧攻堅戰?!痹谝灾袊浆F代化全面推進(jìn)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(jìn)程中,要傳承好、發(fā)揚好近代湖湘文化中的這三種精神,并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相結合,使之現代化、時(shí)代化,成為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拋棄湖湘文化中的糟粕。和任何文化一樣,湖湘文化既有精華,也有糟粕,也需要研究。要深入學(xué)習習近平文化思想,實(shí)現湖湘文化的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和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,就必須承其精華、棄其糟粕,同時(shí)認真研究和分析糟粕所在、產(chǎn)生的原因,防范它死灰復燃、影響發(fā)展。

(作者系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“長(cháng)城學(xué)者”、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,湖南師范大學(xué)特聘教授)

責編:曾璇

一審:周楊

二審:朱曉華

三審:趙雨杉

來(lái)源: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戶(hù)端

我要問(wèn)